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3-20 08:13 的文章

王如玄:台皇冠现金平台湾性平破功

(作者:王如玄)

“法官利用权势对部属做握手、亲吻等行为只是小事”,这样的话竟出自法院的判决,令人瞠目结舌,难以想像如此言论,竟赤裸裸的出现在号称性别平等进步的台湾!

权势性骚扰的类型,受害人往往惧于加害人的身分、地位、权力,害怕失去工作或升迁的机会而隐忍不发。而这发生在司法体系更为严重,因法官掌握正义之剑,当法官性骚扰事件被纵放时,民众更难期待司法清明。

最离谱的是,司法院职务法庭将性骚扰事件说明为“试图发展为婚外情不成;恋情终止后,虽对助理有骚扰但未达性骚扰程度。”并以加害人为女方介绍交往对象为由,认为加害人深具悔意,只要罚薪1年就已足够。这是明显的权势性骚扰卸责的理由,这样的判决思考逻辑,不但暴露法官的性别意识仍停留在父权时代,且对性骚扰未有正确认知,司法的性别平等正义荡然无存。

当全球女性因为揭露己身的性骚扰、性侵害经历而发起的#Me Too(我也是)运动,很遗憾的是,台湾的司法竟会做出如此令人痛心的判决,无疑是将台湾数十年来的妇女人身安全运动的努力化为乌有,而作为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司法,竟然如此脆弱不堪,受害人岂会有勇气站出来指证?这起判决更让我们领悟到,台湾不友善的社会及司法环境,才是让性骚扰或性侵害被害人正义不见天日的主因。

台湾从2005年推动性别主流化,要求各级机关要办理性别意识培力等以实践性别平等,但看来这些努力在司法系统是破功的。虽然司法院于“司法院对于改进职务法庭功能之对策”专案报告中承诺持续精进司法人员性别平等意识,但具体措施付之阙如,只是应付。

司法官对于性别平权与性骚扰本质的认知参差不齐、甚至无知,这才是性别议题在法院实务上一直无法突破的最大困境,而这没有特效药,只能一步一脚印落实性别主流化的步骤及操作工具,将“性别平等”价值作为各项政策与施政的主流考量,包括明确而坚定的政治承诺,性平机构设置和人员配备,社会性别培训和能力建设,从事社会性别分析找出导致妇女不利地位的社会、政治、文化等结构性原因,以及发展有针对性的政策和措施。

除引进外部专业委员外,釜底抽薪重点仍在法官性别平等意识的内化。司法院在此事件之后,应明白而坚定宣示反性骚扰的政策,教育所有同仁认识性骚扰及其救济管道,尤其对上位者更应要求其克守专业伦理,鼓励同仁提出申诉,并在有性骚扰事件发生时立即采取有效之纠正及补救措施。失一智长一智,未尝不是一个改变的契机。

法官的性别平等再造工程已刻不容缓,毕竟一个坚守正确价值的判决,影响的不仅是个人,而是整个社会的改变。这也是外界检视司法威信的第一步。

(作者为华夏社会公益协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