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2-19 12:42 的文章

媒体谈中外“佛系青年皇冠现金” 德法:不问政治不喜输赢

来源: 环球网

编者按:曾经,当人们议论那些对什么事都喜欢说“随便”的人时,经常会说:这样的人好麻烦。现在,评价可能变成:这就是“佛系青年”吧。近来,“佛系青年”一词在中国蹿红。这类人的标志性话语被总结为都行、可以、没关系,他们“看淡一切”的心态可蔓延至工作、恋爱、网购等每一个生活角落。这是对现实的无奈、释然还是“以退为进”?在高速运转了近40年的中国社会,年轻人群体集中出现“慢下来”的态度,这在网络上激荡起无数言语与思考的碰撞。“佛系青年”不是中国专属现象。虽然在其他国家,其随遇而安的特质并非与中国的完全一致,有的甚至会呈现极端倾向,然而在讨论这一话题时,不同国家的人们或许也能从中找到共鸣。

日本:“那小子无忧无虑,我好羡慕他”

冈田是日本一所名牌大学教授,他17岁的儿子直树生活在老家爱媛县(位于日本四国地区),是个不折不扣的“佛系青年”。冈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高考当前的直树经常逃学,喜欢一个人去海边抓鱼,抓完蘸着酱油就地“吃新鲜的”,吃饱就躺在海边看漫画,“他从初中开始就是这种状态,也不去想将来考什么大学”。与直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学霸姐姐,13岁起就远赴加拿大留学,“直树就喜欢在老家待着,而姐姐很早就天天吵着要出国”。

51岁的公务员津田告诉记者,他觉得自家儿子也很“佛系”。“他对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很执着,但对生活似乎没有什么要求。比如,他认为日本垃圾处理制度的要求太细,浪费人力物力。于是,他专门去垃圾处理厂开展调查,弄出一堆数据,给相关部门写信。在这方面,谁都说服不了他。”不过对待自己的生活就不一样了。津田说,前不久儿子在网上搜寻了很久,找到一个非常中意的小茶几,但到货时才发现不是他订购的那个。“本来只要跟商家联系一下就会马上换回来,而且对方承担一切费用并道歉。可是,他开开心心地用起那个送错的茶几,还说‘到了这里就是跟我有缘分’。后来商家主动联系他,他也回答‘不用换了,这个挺好’。”津田觉得,儿子的某些想法“匪夷所思”。

像冈田和津田儿子这样的“佛系青年”在日本并不少见。这个国家可谓“佛系青年”的鼻祖,中国眼下流行的这一词语最早源于日本的“佛系男”。2014年,日本畅销女性杂志《non-no》总结“佛系男”的特征,包括对自己感兴趣的事非常执着、秉持独特的世界观、对埋头工作的自己感到自豪等等。这些特征与中国所说的“佛系”有区别。据记者观察,中国的“佛系青年”其实更接近日本的“草食青年”——对异性没什么兴趣,不喜欢工作,没有太大的人生目标,只专注于自己的爱好。“草食男”比“佛系男”更为消极与隐世,前者的出现曾引发日本各界十分担忧,有学者将其归结为“失去二十年的并发症”。

日本“佛系青年”更加强调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状态,他们也有“草食男”的一些特点,但更为积极。今年26岁的近藤从东京一家名牌大学毕业后,没费什么工夫便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工作。他一直对花花草草很感兴趣,每逢节假日就去各地搜集植物样本,并与其他“同道中人”交流心得。另外,近藤每天早上6时都会去晨跑,下雨天也会在健身房坚持跑步。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搜集植物能排遣我的工作压力;跑步则让我每天精力充沛,感觉很健康。我对出人头地没有特别的想法,当然如果是在更重要的职位上,我会尽心做好。只不过,我的心情好坏不会取决于职位的升降。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会做到令自己满意的状态,不在乎外界的看法,一切随缘。”

有个“佛系青年”儿子的冈田认为,中国出现“佛系青年”并不意味着中国年轻人变得低欲望、没追求,而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更加多元化,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退出一味的竞争,遵从自身意愿生活是件好事”。对于儿子直树的未来,冈田未流露出担忧。在他眼里,直树“是个善良能干的小伙子”,擅长捕鱼,会做很美味的刺身。“这个世界上不缺学霸,不缺教授,如果他将来当一个刺身师傅,做独一无二的自己,我也觉得很棒。”冈田对《环球时报》记者开玩笑说,“那小子无忧无虑的,我也羡慕他的生活啊!”

美国:“不要用你们的奋斗方式影响我”

如果说,“佛系”是对中国年轻人安于现状、看淡一切的生活写照,那么美国青年早就进入这样的状态了。许多美国高中生在学业上根本不怎么打拼,对全A的成绩没那么在乎,会花更多时间在与异性交往上,或者想着如何在法律规定的16岁就考到驾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