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7-12-25 01:39 的文章

农家两胖男孩"吃播"皇冠现金成网红 其父:想给孩子留些回

来源: 澎湃新闻

“作为一名真正的吃货,必须得会 一口闷 。今天妈妈做的小鸡腿。”老大刚说完,老二紧接着说,“一口闷!”

伴随夸张的嘴吧唧声,两兄弟将伸在镜头前、卤得熟烂的鸡腿,直接往嘴里塞。为制造节目效果,老大一嘴下去,鸡腿只剩下骨头。老二塞了几次都没成功,一脸失望着急的表情,还伸出手比划嘴和鸡腿的大小,最后还是没成功。

有网友评论:老二又调皮了。

这条时长17秒的吃播视频,在某视频直播平台一小时播放量就达到18万次。一天之后,播放量达到了150万次。

对拥有223万粉丝的两兄弟来说,这不算什么。最高的一条吃播视频播放450万次。如果算上其他网络平台,达数千万。

在直播时代成就的各色网红里,未成年,或许是除了胖、吃货之外,两兄弟最独特的标签。

从起初面对镜头紧张,说话不自然,到如今会设计台词,形成特定风格,胖哲兄弟和他们的父母,学会了讨好粉丝,以及面对网络戾气。但具体的,“不方便讲”。

两兄弟的父亲对澎湃新闻说,收入并不多,鼓励孩子做吃播,是希望给他们留些回忆。

因为太胖,两兄弟开始减肥。

无意间成网红

两兄弟在某视频直播平台的账号名为胖哲兄弟。简介显示,他们祖籍河南濮阳市台前县,现住山东烟台市。

两兄弟的父亲,在距烟台市中心约18公里的一个城中村里,开了家杂货铺。杂货铺也是他们的家。

澎湃新闻看到,40平方米不到的房间,被隔成三小间。门打开就是正厅,两边摆着堆满五金物件的柜子。走几步,就到正厅尽头,那里摆着一张上下铺床,两兄弟就睡在这里。两兄弟直播时用的饭桌,白天也是折叠立起来,防止占位置。

12月的烟台,海风有些刺骨,屋里很冷。虽然床边摆着一台电脑机箱般大小的火炉,但没有生火。胖哲兄弟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房间小,白天做生意门一般都开着,“风老往里吹,点了火炉也不起啥用。”

两兄弟的脸冻得通红。他们都读初一,在同一个班,老大14岁,老二12岁。澎湃新闻到访,老大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低声打了招呼,老二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玩王者荣耀。

两兄弟的父亲把火炉升起来,告诉澎湃新闻,孩子们成为网红是个意外。2016年初,两兄弟摆弄他的手机,因为好奇,在该平台上传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中,老大馒头就大葱,随大流喊了一句“双击双击”。

老大既然拍了,老二也不能落下。隔了没几天,两人一人一根胡萝卜一个青辣椒,开始了他们的吃播之路。

澎湃新闻看到,最早的那条吃播视频,老大脸比现在胖得多,吃东西没有吧唧声,说话明显胆怯,有些脸红。

2016年,被称为“短视频元年”,无数人挤破头颅,在视频直播平台建立自己的账号,想要在这个平台里分一杯羹。

没想到的是,两兄弟拍的吃播视频,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火了起来。两兄弟的父亲说,他从头到尾都支持孩子们做这件事,但最终目的,是想让两兄弟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

2017年初,两兄弟的粉丝已经达到100万,到12月,粉丝量突破两百万大关,而且还在不断上涨。两兄弟在该直播平台里,有700多个已经上传的视频,播放量都在150万次以上,单条视频播放量最高达到420万次。

两兄弟的父亲透露,孩子们肯定应付不了这么多事,同在该平台做吃播的表哥,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从一开始教他们怎么把视频拍好,到后来教他们买三脚架稳定手机开直播。”不过,同样是吃播,表哥的粉丝只有18万。

不过,两兄弟的父亲,不认为两兄弟火了。“在我眼里,孩子们就是娱乐,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也就是吃饭时拍拍视频。”他反复提到这句话。

人气上去了,粉丝和喷子都跟着来了。两兄弟还小,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两兄弟的父亲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搂起来”

12月16日下午,星期六,不上课,两兄弟早早开始准备此前答应粉丝们的直播。他们从菜市场把原料买回来后,把桌子放好,然后在桌子上支好三脚架,调整好后开始直播。

门外天色渐晚,白炽灯泡的灯光有些晃眼。小桌子上放满了一会儿要煮的食材和一个电磁炉。父母为避免打扰他们直播,躲到了隔壁的小房间。

直播开始了。

放油,点火,加水,放菜。直播时,总会遇到各种情况,两兄弟显得轻车熟路。油溅到了老二的脸上,老大一直帮弟弟擦脸,还问有没有疼。半小时后,两兄弟开始狼吞虎咽了。

“搂起来。”老大夹起一个丸子,在镜头前晃了晃,吹了几下便一口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