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7-08-25 10:17 的文章

周祝瑛:让房皇冠现金思琪们求助有门

台南地检署日前公布,作家林奕含性侵案件,因证据不足,陈星获不起诉。其中上述公布书提到调查迄今,均未见有其他被害人报案纪录。社会大众对于上述的公布结果其实并不意外,包括受害家属始终未走法律途径,可见类似案件举证虽困难,但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根据统计,台湾遭遇性侵与性暴力受害者,主要介于12到18岁之间的青少女为最大宗,且多年来报案率甚低。直到最近林奕含透过《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小说,控诉整个社会长期陷于升学主义的非理性、社会中充满财富与地位的虚伪、成人世界对于高学历的迷思、父母对熟人不设防而轻易交出子女、甚至对匿名补教狼师在升学率上的盲目崇拜等共犯结构下,造成年轻少女遇害时求助无门,才受到社会瞩目。

尤其,作者在生前的访谈自白中甚至道出:“集中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但我要说: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等震撼人心的话语。毕竟集中营是世界战争中不幸的产物,事后有更大规模的反思与审判行动去追讨。可是性侵却是每天不断发生在社会各个角落的不幸事件,其本质与过程更是一场对于个人人格的杀戮与戕害,从长期来看,都是一种堪称社会与人格的彻底谋杀,可是受害者却常因申诉搜证困难与社会二度伤害等舆论,往往必须隐忍含恨终生。相对地,加害人却经常可以不受法律制裁,逍遥法外,甚至食髓知味。

虽然在报道中,2014年林奕含曾尝试到某援助妇女的基金会,咨询律师要告陈姓教师,结果对方却表示:“时间过太久了,证据难以搜证。”让林奕含求助无门,只好透过书中多个女性角色,向加害者提出控诉。林死后,其父母才表明希望女儿的作品能成为社会借镜,未来不会再出现“下一个房思琪”的受害者!

结果林姓作家死无对证,加上其他受害者担心二度伤害,迄今无人愿意出来检举。在陈师强大的律师团下,林女被描绘成你情我愿的师生恋,此事终将不了了之!只是林奕含事件正好呼应着世界妇女运动中所强调的“藉此提升性别意识,个人的即是政治的,及透过教育等途径,增能赋权引发改变。”

作为林女生前母校师长的一员,特此呼吁:希望林家与更多关心此事的社会大众,一起集资,成立一个“林奕含或房思琪少女受暴防治基金会”,透过教育、法律等宣导与辅助,加强对补教界的监督,防止更多“房思琪”般的受害者,让林奕含的不幸事件进而转化为台湾性别教育推广中的正面能量。

(作者为国立政治大学教育系教授)

 

读者投票 更多

电影《建军大业》近日公映,叶挺之孙叶大鹰炮轰片中出演革命先驱的“小鲜肉”演员,引发舆论争议。你怎么看?(2017年8月3日开始投票)

  • 更多

  • GSS

    项目

  • 电子报
  • 每日速递
  • 热线

    关注我们

    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公司登记号:198402868E)

    提醒:新加坡网络业者若未经许可,擅自引用本网内容将面对法律行动。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早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早报网站无关,早报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

    在中国的用户请游览 zaobao.com

    为了享有更好的电子报阅读体验,请下载应用

    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