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7-10 12:00 的文章

回归逾20年 香港皇冠现金人不满些什么?

文:赵永佳、沈国祥、叶天生

今年7月,香港成为特别行政区、中央政府对港恢复行使管治权已满21年。不过,每年回归纪念,港人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我们对特区发展的种种面向,究竟是满意的多还是不满的多?

为了让大家明白回归以来香港市民究竟对什么觉得不满,我们以一个极有价值的长期追踪调查来向大家说明,每年回归纪念的前一个月,市民对特区发展不同范畴的整体评价。当然这类民调有它的局限,例如问题数目较少,因此在明白市民的整体满意或不满意情绪之余,对于这种情绪的背景因素未必能搞清楚,但我们认为这些长期的追踪调查还是有助我们描画香港民意发展的整体图像。

此调查由港台电视部《铿锵集》委托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电话调查研究室进行。同类调查由2002至2018年共进行17次,每次于5月下旬至6月进行,样本为约1000名年满18岁市民。调查中每条问题都有正面、中立、反面3个选项,主要为“满意/普通/不满意”。因近年港人负面情绪较显着,而调查结果也是不满意者居多,所以这里集中分析港人不满意的百分比。

最不满房屋政策 最满意社会福利

今年本系列调查刚完成,结果还未公布。我们撰写本文时,蒙港台电视部授权使用2017年及之前数据。从2017年结果可见,市民最不满的首5个范畴分别是房屋、教育、民主发展、政府表现、法治。对房屋和教育政策感到不满的都超过一半;而对言论自由、民主发展及整体政府表现不满的都逾40%。而在访问涵盖的各项中,被访者相对感较“满意”的是经济发展、廉洁程度及一国两制的落实。而市民最感满意的要算是社会福利政策,有最高的近28%感满意,不满意的“只有”23.1%,也是各项最低。

因篇幅有限,我们只能集中首5项市民感最不满的范畴来进一步分析其趋势。此外香港近来世代差异比较明显,因此我们亦将30岁以下和30岁或以上被访者分开,以了解不同世代的差异。

我们首先聚焦2017年最多市民感不满的房屋政策(图1)。其实在回归初期,市民对房屋问题的不满程度也颇高,2002及2003年都有逾64%的30岁或以上市民感不满,18至29岁年轻人也大致相同。但在SARS疫潮后楼价开始滑落,不满情绪逐步回落,一直到2008年方才掉头回升,到2010年就更大幅上升。不过一直到2013年,不同年龄层的不满程度趋势大致相同,也同步改变;但在2013年后,两组被访者开始出现分歧:30岁或以上群组不满程度开始回落,但29岁或以下被访者却于2015及2017年创出新高,突破70%。

和房策相同,在千禧年代初期不同年龄群组,颇多人均对教育政策感不满;但与房策不同,表示不满的被访者,一直居高不下,在40%多至50%之上浮动。在2010年前,较年长被访者的不满比例一般比年轻人高;但到2011年,年轻人的不满程度就开始上升并超越较年长被访者,在2014及2017年感不满的年轻人比率均逾60%。

2009年后年轻人对民主发展不满攀升

第三项令被访者产生负面反应的就是言论自由。年轻被访者对言论自由的看法,多年来都比年纪较大者为负面。结果显示这和其他面向,及最近几年才出现的世代差异并不相同,显示了年轻人对言论自由似乎一直都比较敏感,而且和房策一样,不论年纪,港人对言论自由的负面感觉是在2007年见底,到2008年年中就已回升。而和先前两项一样,在2012年及以后,年轻人与年纪较大市民的差异也开始拉阔。

对香港民主发展的不满度,在去年是第四最高。值得注意的是,30岁或以上被访者,在2006到2008年对民主发展的不满,反而比18至29岁年轻人更高。2009年后,年轻人对民主发展的不满拾级而上,逐渐超越年纪较大者。

第五件令港人感不满的事情就是特区政府整体表现。和先前几项大同小异,不满程度也是在2008年开始止跌回升(图2),而且年轻人比年纪较大者感更加不满,似乎也是2012年之后的事。

3点值得进一步探讨

这系列调查自2002年起,没有间断进行,而且涵盖特区发展及政府政策的主要面向,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原始数据。总结下来,我们觉得有3点值得进一步探讨。首先,当然是最近几年在房策、教育政策、言论自由、民主发展和特区政府整体表现的不满程度都有反覆向上趋势。第二,这些趋势大概都在2008年间发生,因为调查在年中进行,因此有些项目可能在上半年已回升,但有些项目则可能在下半年方才逆转,而在下一年的调查才反映出来,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我们和其他论者都曾提出的所谓“2008现象”。如此看来,市民于2008年对特区发展的不同范畴都产生负面感觉的时候,把当年看成为香港回归以来一个转捩点,也并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