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7-02 17:50 的文章

港大脑与认知科学国家澳门皇冠现金重点实验室 研快速辨情绪病

抑郁病患容易感孤独,这份主观情感会在大脑留下“印记”,构成一种独特的“脑部网络”,让科学家有迹可寻。香港大学脑与认知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伙伴实验室(下称“实验室”)早年亦有份找出“网络”,实验室主任沈伯松、共同主任李湄珍说,要击退情绪病,预防比治疗重要,团队多年来找寻“网络”、破解先天基因、后天环境致病风险,盼有日建立出“多因素模型”,可快速筛查潜在情绪病患,在“敌人”未出击前,先出手制敌。

港大“脑与认知科学”实验室于2005年成立,是本港首批国家重点实验室伙伴实验室之一,2014年起由基因研究中心讲座教授沈伯松、心理学系讲座教授李湄珍等领军。“脑与认知科学”听来抽象,李湄珍用了一句解释团队研究重点:从分析基因到脑部思维过程拆解人类行为。那对情绪病有何启示?李解释︰“人是从基因开始,再到后天学习,脑的可塑性好高,在学习过程受外部刺激,会有不同变化,并引发不同行为。”换言之,一个人的行为如出现悲伤、自我封闭等情绪病征状,可以是天生基因或受后天环境“刺激”交叉影响所致,团队也从此两方面着手研究。

人由基因开始,便由基因说起。实验室主任沈伯松是基因组学专家,多年来为精神分裂症、抑郁症找到百多个风险基因。那身带这些基因,是否必然“中招”?沈伯松派上“定心丸”,“有这些基因风险较高,但不等于会病发”。他强调在情绪病上,后天环境影响往往更重要。李湄珍分析,团队近期进行双胞胎研究,从观察所得,两人基因相近,性格未必相似,但一个人有负面情绪,会令另一个人变得负面,有关的情绪变化,更会在脑部留下“生物标记”。这便说明基因未必决定一切,情绪低落甚至抑郁,更可能因外来环境刺激所致。

多年来拆解情绪变化之谜,二人说最想找出防病之法。原因之一,是见有情绪病发病率居高不下。李湄珍解释,以抑郁症为例,发病率仍高,“并非说治疗成效不彰,关键在于如何在发病前及早干预”。其次,李说,情绪病或精神病患“脑部由有问题到病发,过程要承受很大创伤”,因而复元所需的治疗力量大,“(脑神经)好似橡筋、轻轻力扯会弹番转头,但拉得太长便无法变回原形”。

孤独者脑部网络独特

谈到将来,实验室会朝快速筛查方向迈进,但需建立庞大数据库,除需继续发掘不同风险基因,收集患者的“脑部网络”也是重要线索。李湄珍提到,团队两三年前与台湾长庚医院合作,研究孤独感对老年抑郁症患者影响,结果发现,当患者感到孤独,会产生一种独特的“脑部网络”,“将来当我们见到‘网络’快出现,便可预测到这个人可能有患病风险”,又或为治疗提供客观指标,“做完治疗‘网络’改变,便证明有成效”。

破解人脑路遥遥 趣味源自未知

脑袋由千亿个细胞组成,恍如隐藏千亿个谜团,破解之路遥遥,两人却说每日过得兴奋,又笑言趣味是源于未知。“如果人脑如此简单被理解到,是否意味我们的大脑变得太简单?”李湄珍笑着反问。

(系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