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6-30 15:07 的文章

ofo至暗时刻:供应链皇冠现金平台欠款已逾亿 钱荒何解?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目前我们都在等ofo给钱。”王一(化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刚才有个同行给我打电话说,ofo有个负责结算的人现在手里有结算的限额,让我赶紧联系一下。”

王一经营的物流公司一直负责ofo在天津的城际物流,然而在去年年末,双方终止了合作。王一称,目前ofo还有20多万元的欠款没有结算。此外,卓尔集团旗下的物流公司卓急送还欠着王一40多万元,而这40多万元,是王一、卓急送和ofo之间的三角债。

而这些只是ofo欠款的冰山一角。近日,本报记者赶赴天津调查了解到,目前ofo与物流公司、生产商、维修厂等之间均有欠款,仅记者了解到的欠款金额就可能达上亿元。

就在5月中旬的一次百人动员大会上,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情绪激动地表态说,ofo要保持独立,他不想让步。戴威甚至把ofo的现状比作电影《至暗时刻》中英国政府和首相丘吉尔所陷入的被动战争局面,而ofo目前的困境是寻求独立发展之下的“钱荒”。

欠款亿元?

“2017年年初之前,我们和ofo的合作还是直接对接的,但是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许多,我们便停止了和ofo的直接合作。”之后王一选择“曲线救国”,与大的物流公司对接大部分的ofo业务。王一称,一般的回款周期是45天到两个月,后来回款时间延长到三个月、半年,甚至有些款项到现在还没有结。“因为就回款时间来说,大的物流公司比ofo要及时些。”

但是去年年底连大公司的这一层保险也没有了。卓急送因为没有收到ofo的回款,也无法给王一回款。同样情况还发生在另一家与ofo有合作关系的物流商李丽身上,目前ofo还欠着李丽20万元的回款。

王一的物流公司主要为ofo做新车投放、维修(将坏掉的车收集起来)和二次投放(将修好的车投放市场)的运输服务。王一透露,其对接的一家维修站也被ofo欠款200万元。该维修站表示拒绝接受采访。由于维修站都属于个人,王一称:“ofo说6月末7月初会给他(维修站)回款,所以他还在等。不过这次ofo能不能把200万元的欠款都给到,很难说,所以我们也在等。”

小物流商的欠款还是“冰山一角”,大物流商的欠款额更大。仅卓急送一家与ofo之间的欠款或达到2700多万元。“卓急送与ofo之间是战略合作关系,因此卓急送与ofo约定,ofo拥有7000万元的授信配额。”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所谓授信配额,就是ofo可以欠卓急送7000万元。类似于信用卡的欠款额度,但也需要按期偿还。

“目前,ofo欠卓急送的金额虽然还没达到授信配额,但是逾期未还的大概有2700多万元。 ”上述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另外ofo身上还背着德邦物流的欠款或达3000万元。一位接近云鸟物流的物流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云鸟物流欲与ofo展开战略合作,计划给ofo授信配额1亿元。据本报记者了解,仅天津一城,ofo欠云鸟物流的款项已经有几百万元。

除了上述物流环节的欠款,在天津,ofo与生产商的欠款也有4700多万元。李丽(化名)是与ofo有物流合作的当事人之一,其业务是“城际物流”,就是把工厂生产的小黄车拉到天津运营。李丽所运输的自行车来自天津自行车厂雷克斯, 据其介绍,年初因为ofo欠款4700多万元,雷克斯暂停了小黄车的生产。“配件都已经进好了,但是因为欠款太多,所以不敢生产。”

综合前述的各项欠款,记者在天津调查了解的情况显示,目前ofo的欠款已超亿元。

对此,记者分别采访了ofo、德邦物流、卓尔集团(卓急送母公司)、传化智联(12.150, 0.27, 2.27%)(易货嘀母公司,据了解ofo与易货嘀双方也有欠款)、雷克斯等公司。ofo方面表示:“目前ofo资金状态良好,针对所有供应商均有明确的付款计划,并按照计划执行中。”易货嘀以“双方合作系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了采访。雷克斯的一位与物流公司对接的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没有欠那么多,其他的情况不便告知。”其余公司至记者截稿时间均未回复。

运营拖后腿

“ofo主要是被粗放的运营拖垮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共享单车企业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上述高管表示,共享单车的运营工作简单,只有调度和维修,但是层层管理让创始人对末梢神经运营员工的真实工作情况不了解。“这就容易导致运营成本的疯狂上升。”

据了解,共享单车的运营中有两个重要指标:运营数据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上述高管表示,因为前期疯狂扩张,只注重KPI而不注重运营情况,使得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在这两项指标的管理上存在先天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