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5-21 22:51 的文章

名车驾驶缺乏道路礼皇冠现金仪 研究:权力让人腐败

现在台北的奢华进口车愈来愈多,交通愈来愈乱,当然交通问题不是这些名车车主造成的,但不可否认,那些在交通繁忙的道路夸张的并排停车、超速、抢快、变换车道的很多都是名车,一方面可能是不在乎罚金,但仍让人不禁想问,财富与权力,与车主行为是否有相关性,人的劣根性是否会在财富与权力之下显露出来。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刚好有一篇文章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文章开头描述柏克莱大学心理学家教授 Dacher Keltner 自从经历过一次与宾士车的抢道经验后,兴起以学术角度分析名车车主的行为差异的研究。Keltner 让学生参与调查,要求学生在路口监控车辆礼仪,记录车型和品牌,观察哪些车辆礼让行人、哪些车假装看不到行人。

结果发现,愈豪华的车,车主愈觉得自己有权力违反道路规则,宾士的驾驶只有四分之一可能性礼让行人,且超车的机率比其他平价车驾驶高 2 倍。几项在实验室进行的调查也发现,感到强大的人不太可能有同情心,富有的人更可能在小额现金赌注的游戏中作弊,更有可能把手伸进标示儿童专用的糖果罐;当观看有关儿童癌症的影片时,他们表现出较少的同理心生理迹象。

实验室外的调查也出现共同结论,大富翁游戏其中一个玩家设计为可领双倍金额,并且掷两个骰子,赢家没有承认他们的不公平优势,认为他们的胜利是应得的。另一项研究中,受试者分成老板和工人,当一盘饼乾带入房间时,管理人员拿的数量是工人的两倍。权力往往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化,完全体现在实验室与道路观察。

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创始人 Pitirim Sorokin 形容人类不仅自私,而且几近病态,统治集团的智力更有天赋,且比被统治的人心理更疯狂。1959 年商业心理学创始人 Eugene Jennings 询问 162 位美国企业经理人的生活,发现大多数人表示他们以怀疑的态度对待同事,认为友谊是一种弱点,并允许自我利益来管理他们的行为。然而,周末时他们是好好先生,和孩子一起玩,并邀请邻居过来烤肉。认为不道德的行为是权力者的特征,并非掌权者的副作用,Jennings 的想法不那么激进。

新一代心理学家都同意,有权力的人行为比无权力的人更糟糕。柏克莱心理学家实验结果发现,当被要求一起工作时,领导者的工作效率、创造性与生产力不如底下员工,部分原因是他们花太多时间推托责任。掌握权力也有益处,可降低压力指数和对疼痛的敏感度。

其他研究还发现,富人可能比穷人更善于掩饰自己的本性。如果在公共场合展现慷慨行为可带来回报,那么富人可能会更倾向帮助老太太过马路。自私的驾驶与这个想法一致,道路的匿名代表这些驾驶不必担心损害他们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