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5-18 20:34 的文章

城市拿什么善皇冠现金待“小漂族”

来源:半月谈网

随着大城市积分入学等相关政策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进城务工者将子女从农村接到城市居住。然而,家庭的团聚未能使留守儿童问题迎刃而解,许多随迁儿童进城后无人看管、学习落后,“被边缘化”“孤岛化”现象未得到有效解决。

频繁流动,他们跟不上、学不进

广州市番禺区新君豪中英文学校是一所九年制的外来工子弟学校,拖欠学费的现象在该校时有发生,以2017年秋季学期为例,该校学生总共欠学费60多万元。“有的学生欠一两千元学费,我们都让他们先上学,剩下的再慢慢凑,但仍有学生因家庭负担重而转学回农村。”校长曹海说。

“学校从三年级开始学英语,但很多插班生连26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跟不上、学不进导致厌学情绪高发。”新君豪中英文学校英语老师刘菊东说。据介绍,该校每年约110名学生从初三毕业,仅有10多个上了公办高中,大多数辍学或进入职高。

广州市番禺区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的最新调查显示,外来人员居住在出租屋的占70%,他们平均每年更换住所2.5次。父母频繁更换住所,孩子则频繁流动于各个外来工子弟学校。

刘菊东还特别提到,外来工子女家庭出现分居或离异的情况越来越多,仅她所带的三年级某班,就有超过1/3的孩子父母离异。“最可惜的是,一些原来成绩很好的孩子,因为新家庭的不支持,只能重回老家留守。”

“漂”来城市,他们成了“帮工”

在一个不足10平米的出租屋内,14岁的初二女生婉婷与上小学一年级的弟弟坐在房中小板凳上。弟弟从地上一堆零件包中找出合适的零件递给姐姐,姐姐用手中的镊子轻轻一捏,一个项链的配饰和链条就合起来。

婉婷姐弟2年前从广东梅州来到广州生活学习,和在此务工的父母团聚。姐弟俩告诉记者,周末不上学的时候,他们平均每天要做1000个左右的小饰品,一个赚2分钱。

新桥村主街道两旁,密密麻麻地分布着许多两三层的小楼,附近是各式各样家庭小作坊,不少外来人员在此工作、居住。许多孩子需要如婉婷姐弟一样尽己所能帮补生计。

有色屏障,他们难融入城市

“你别跑出去,你不认识路,我们待会儿找不到你了。”祁莹雪以非常严厉的口吻对弟弟说。

今年13岁的祁莹雪是个河南女孩,假期及周末她主要负责照看10岁的妹妹、8岁的弟弟。其实祁莹雪自己也不认识路,活动范围极其狭窄,跟周围的邻居几乎没有交流。

广州市番禺区钟村街道一位外来工王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从云南曲靖到广州工作已经10年,孩子虽然通过积分入学进入公办学校,但仍能感受到当地居民、同学对孩子的排斥和偏见。

据曹海观察,一些外来工子女往往会出现语言过激、行为过激、接受不了老师的教育等特征。他刚到该校时,学校初中生厌学情绪高发,毕业后终止学业的学生高达90%。

类似这样的城市“小漂族”越来越多,对城市管理者提出了不能再拖的迫切要求。

专家认为,推动流动儿童稳定融入城市,需要完善立体化社会支持系统,推动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覆盖,同时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让更多的社会组织参与到城市流动儿童服务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