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4-01 22:01 的文章

“虎蓥”未必是圆明园流失皇冠现金文物,或存在炒作吸引“爱国情怀”

来源:澎湃新闻

圆明园被抢青铜器“虎蓥”将于下月在英国拍卖的消息一出,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对于“虎蓥”的年代、名称、器型等学术问题以及是否为圆明园流失文物,是否存在某种商业炒作,澎湃新闻进行了调查采访。

知名青铜器专家周亚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这一青铜器是否为“圆明园流失文物”也存在争议,“仅凭拥有者的信件与老照片,是不足以证明的。而且信中只提到当时在圆明园中掠夺了青铜器,并非准确地说青铜器为‘虎蓥’;是否为英国海军上校哈利﹒刘易斯﹒埃文斯(Harry Lewis Evans)后来的收藏也不得而知。”

国家文物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则表示,国家文物局一贯反对并谴责买卖非法流失文物的行为,希望有关机构遵守相关国际公约精神,尊重文物原属国人民的感情,不买卖非法流失的文物,不以此类文物为名进行商业炒作。

据了解,“虎蓥”之前的拥有者——英国海军上校哈利﹒刘易斯﹒埃文斯(Harry Lewis Evans)在和家人的信件中详述了他参与洗劫圆明园获得青铜器等珍贵文物的过程,这些信函与文物一起被发现。拍卖行称,此类“蓥”类器物世上仅存7件,而这件“虎蓥”的估价高达120,000-200,000英镑(110万-180万人民币)。除此之外,英国海军上校哈利﹒刘易斯﹒埃文斯(Harry Lewis Evans)还有两件青铜藏品也将被拍卖。

紧接着,拍卖行为了证明其“仅存7件”的可靠性,特地请来了“剑桥大学独立学者、中国艺术与文化史家”薛好佩(Hajni Elias)对“虎蓥”进行了深入分析。薛好佩认为,“虎蓥”器型完整,保有原配顶盖。目前“蓥”类青铜器已知仅存世7件,除“虎蓥”和另一件“蓥”现身拍场,其余五件均为博物馆收藏,实属罕见。其他几件蓥的情况如下:伯百父蓥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张家坡;季良父蓥曾藏于北京的皇宫,如今收于旧金山的亚洲艺术博物馆;第三件藏于日本京都市藤井有邻馆;出土于陕西省岐山荤家村的蓥是第四件;陕西干县薛录镇墓葬出土了第五件蓥,该“蓥”可见于杰西卡﹒罗森于1990年华盛顿出版《亚瑟﹒塞克勒藏西周青铜器》一书的第1页第8幅图中;师奂父蓥是唯一一件私人藏品,于2002年9月21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被竞拍。

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昨天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从拥有者遗留下来的书信、旧照片,可以说“从圆明园流失出去”的信息是比较可信的,但是仍然存在疑虑,“因为一般来讲,英国军官从圆明园洗劫走文物后,不避讳,甚至可以说是很骄傲地在上面刻上标识、文字等等。不过,根据相关官方网站提供的图片资料可以初步判断这件青铜器应为周代的器物。在清代,它可能是陈列在圆明园某座宫殿内的博古架上或者存放在多宝格之中,是一件供皇帝清赏把玩之物。但是在周代,它并非一件用于祭祀的青铜器,而是一件具有实用性的青铜器,类似壶一类的器物。这件虎鎣本身就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无论器型、图案及特殊的老虎塑像都非常少见。值得注意的是,这件青铜器上还有铭文。另外,此件青铜器如果真是圆明园流出的文物,那么就赋予了此件器物一种沧桑悲凉的感情色彩。”

无独有偶,上海博物馆原青铜部主任周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从已知的图片资料来看,此件“虎蓥”的年代基本上可确认为西周晚期。这是一件盛水的器物,且器型比较特别,三个腿柱一般为圆锥体,而这件为圆柱体腿柱。不过其实它也是“盉(音河)”类的一种,或者说为其别称,存在地方性的称呼差异。它一般是与“盘”类青铜器形成“组合套装”。陕西西安张家坡出土的伯百父盉就是与“虎蓥”器型相类似的青铜器物。

然而有媒体上称所谓“此‘蓥’类青铜器已知仅存世7件”的说法,他则表示,“其实并不准确,这类青铜器物据我所知就不止7件。”因此,拍卖行放出此类消息是否存在商业炒作的嫌疑,再加上此为“圆明园流失出来的的文物”,具有一定特殊性的历史感情色彩。是不是为了吸引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呢?都是值得商榷的。

这个“蓥”到底是什么?相关专家表示,不知“蓥”字何解,经过一翻查阅之后,发现里面还真存在玄机:《说文解字》中说,“蓥”:摩锃之器也,以金为之,尔雅注曰,鸊鷉膏中蓥刀。也就是说,《说文解字》认为,“蓥”是用来磨刀的一种器物。显然,《说文解字》的说法和上面的壶形器物南辕北辙。不过,《汉语大词典》却提供了另外的线索——《伯百父蓥铭》:“伯百父乍孟姬朕蓥。”